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女友小芳
女友小芳
“啊…喔…哈…爽~死~了~别…再…别再干…下去了,会~坏~掉

  听着女友的淫叫,无端就是给我最好的鼓舞,我发狂的抽插没有停下来的迹象,在一阵猛烈抽插后,“喔~~”我将满满的精液射进了她的体内。

  我叫小杰,南部小孩,刚上北部的某大学,算起来也是今年的超级新秀,我有位交往已久的女友,她叫小芳,是住在我家附近的邻居,我们打小就认识,不过就是越看她越是标致,168公分,45公斤。32C、24、34的傲人三围。

  很令人羡慕吧!像这样的妞,如果不把起来用,是不是算对不起自己?呵…我记得她是在我7岁那年搬入我家附近那个小镇,小芳是中日混血儿,她妈在跟她爸离异之后,就带着她搬入我家附近一栋新建的豪宅居住,认真说起不过就是被富商包养顺便带着她这拖油瓶一同居住,她妈很少住在这边,通常都是小芳还有一个菲佣两个人住。

  言归正传,我跟小芳可以勉强算是青梅竹马,从国小、国中,但到了高中,因为敝人功课不好,所以就暂时分开。

  而我们的第一次在国二,地点当然在小芳她家发生,那天菲佣休假,人也不知道跑哪快活去了,小芳约我放学后去她家,大概因为住附近吧!所以事实上也 是熟得不得了,去她家仿佛在走我家厨房一样。

  正当快放学时,小赖临时塞了两片VCD给我,说是要给我爽快用,“靠~” 看完不就还是要靠我的十个好兄弟帮我爽,算了!反正在家也是无聊,索性就收了下来。

  放学钟响,熊熊给他记起小芳要我去她家的事,我在路口等了小芳,就这样一起走回她家。

  学生嘛!不就是写功课、打屁聊天,一切等待无聊的事做完,看看时间也六点了,是该回家吃饭,正要拿起书包却一不小心翻倒,VCD就掉了出来,心慌正要伸手拿回来时,小芳却拿了起来问“是什么?”。

  “啊…洋片啦!没有…没有什么”靠!我在紧张什么,这样不就不打自招“说那是A片啦!”

  小芳不以为意着说“喔~是这样吗?那就一起看吧!反正我也没事。”说着就把VCD放进了机子里。

  正当我想伸手阻止时,已经来不及,眼看画面出现赤裸的男女互相舔着对方的性器,耳听浪语淫汁的声响此起彼落。

  我那不争气的鸡巴也在这时受到影响搭起来帐棚,“啊…那个…我朋友拿错了啦!”当我正想改变尴尬时,小芳竟然说“好假唷!我偷看我妈跟叔叔在做的时候也不是这样叫。”我惊了一下,“靠~那我还在想什么”这样的暗示如果我不上,就真对不起自己。

  我抱了小芳跌坐在地上“那~不然是怎叫,你叫给我听”,说完我吻住了小芳,还以为她会拒绝我、推开我,结果竟然没有,小芳生涩回应我的吻,我爱抚了她的胸部“哇~还满丰满”,我想也不想伸进了她的衣服内扯开了她的奶罩,脚也没闲着分开她的大腿,我感到了一阵湿气的感觉,我知道她湿透了。

  我捏了她的奶头,“啊~”一声听到她的喘气声,我打开我的裤拉链,牵起她的手摸向我的鸡巴搓揉,我抱起她,四眼对望,我知道她是同意。我们相互脱掉彼此的衣物,已经忘了电视上还在放映的影片。

  她看着我那肿胀的鸡巴傻了眼,我站了起来抖弄充血的鸡巴说“我的还不算大,才16而已”,小芳握住了它,舌头轻轻划过我的龟头“唔…好腥~”,一阵爽快瞬间划过我的知觉,怎说我也是男人怎能忍受她的‘轻薄’。

  “不会啦!小芳,习惯就不会,来!开口!”我将鸡巴送入小芳的口中,回想昨晚看的影片内容在她口中不断抽插,被嘴巴跟舌头包裹的鸡巴变好敏感,好想、好想射……我赶紧抽了出来,结果还是来不及“啊~”了一声,为量不少的精液全跑在小芳脸上。

  “啊~小芳!对不起…我控制不住,不是故意…”我赶紧用卫生纸擦拭她的脸,手忙脚乱想解释我的不是。

  “没关系啦~”

  为了补偿我的不好,我轻将小芳压在底下,鸡巴也对准她的洞口来回磨擦增加湿度,“芳~我要进去了喔!”手握着阳具也不等她的同意就插了进去。

  “插进去了,痛吗?”

  “一点点…啊~~”

  上半身轻吻着她,下半身也怕她会疼痛只敢轻轻动个两三下,听见她正式回应我,小穴肉壁紧紧的吸附着我,我才敢爬起来握住她的小腿进行活塞运动。

  “啊…啊…嗯…喔…”

  “爽吗?”

  “爽…好爽…别停…”

  拉过小芳的小腿半蹲式抽插她的蜜穴,三浅一深不断顶到她最里面,听着她的娇喘促使我更努力变换姿势,她的水好多干得肉声不停的作响。

  “唔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噢…唔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 唔……好爽……唔……啊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喔……要尿……尿了……”

  小芳高潮了,我感觉有一股湿热喷向我的龟头,紧窄的阴道剧烈的收缩着,这时我也想射了,“喔~~喔~~”低声嘶吼抓着白嫩的屁股顶了十多下后,也将我的后代子孙喷洒在她的体内。

  我趴在小芳的身上还不愿将插在她体内的阳具给抽出来,我们相互聊了一下,这时我也起身拨了电话给我老妈,扯了一个谎说今天住小赖家不回去了,放下电话望着小芳嫩白曼妙的肉体,我知道今晚有个HappyNightDay。

  【完】